热线电话:0551-64934176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业指导

外派工作 是拿青春赌明天

来源:找人才 时间:2019-07-11 作者:找人才 浏览量:

有媒体以「年轻人不愿外派 VS. 外派来的外劳赚钱返乡买房」做为新闻对比,看在我这个外派俄罗斯的人眼里,心情实在复杂.....

20160519174027_00369.jpg

外派的日子,每天一大清早,在关上手机的闹钟之后,根本还是昏昏沉沉。只好,一边眯着眼打开手机,检查有没有新电邮,看看 Facebook、WeChat、WhatsApp 以及 Skype 与 Line……等等,想办法与来自各地,惯于使用不同通讯软体的客人联络,一边等待清醒。

不过,如果想要立刻「提神醒脑」,浏览一下新闻标题准没错。最近让我马上清醒的新闻标题是〈年轻人不爱外派,都怪「听妈妈的话」?〉以及〈为何外佣赚钱回乡买房 我们却做不到?〉这两则。虽然它们既不是影响世界局势的国家大事;也不是八卦报刊洒狗血的头条新闻,而是刊载在比较后面的版面,稍微偏重于讨论形式的议题式新闻,不过,我作为一个「听妈妈的话」才选择外派,又还未开始存钱买房的「外籍工作者」(外劳),也难怪这样的标题能惊醒梦中人!

现在来谈谈新闻本身吧。

年轻人不愿外派 VS. 外派来台的外劳赚钱返乡买房

第一则新闻,大意是某餐饮集团人力资源副总经理表示,提供全额薪水、各种福利津贴,要在柏林、东京等地培训外派人员,但没有年轻人要去,因为「妈妈说不放心,海外工作太辛苦。」而且,不少年轻员工反映海外「太远」,家长探望「不方便」,因此最后只有东京驻点找到人,原因是「妈妈觉得一趟飞机就能抵达,才放心。」这些答案让这位副总经理十分讶异……。另外,原本每年开放各校餐饮科系约 140-150 个实习生名额,但去年只剩下 80-90 人参加,而且不少大学生签好约后反悔,理由是「学长说太辛苦」,所以打算在附近的咖啡店实习就好。

第二则新闻是一名人力仲介在 PTT 提到,外劳泰半认真努力赚钱,在工作 5-6 年之后,就靠着省吃俭用,便能回乡买房。特别是在印尼,能买得起「水泥房」的屋主,几乎都曾在其他国家当外劳,并且靠着别人眼中微不足道的薪水攒下矮房,让家人温饱。他话锋一转谈到年轻人时下时兴到澳洲打工度假,薪水比台湾的外劳高出一截,一年应能赚进百万,但能储蓄下来的却微乎其微,难以与国内外劳相比。曾在澳洲留学打工的网友也谈及,许多到澳洲工作的人,流连夜店、享受奢华,打卡炫耀,最后还发现自己「回不去了」,觉得国内「钱少事多责任重」,反观澳洲薪资高,又只需付出劳力就好,若能延签,根本不想回……。

上述这连续两天出现在我眼前的标题,除了让我瞬间清醒,还躺在床上思考起人生的道理来,可以说是久久无法自已呀!

首先,我当然想到自己的老妈!如果那自小告诉我「男儿志在四方」找工作就应该全世界范围内找,鼓励我出外发展的高堂老母看到第一则新闻,不知道会不会红着眼眶开始反省自己,对自己的独子(还有对我姊姊)的爱会不会太不足够!另一则有关外劳的新闻,则让我开始检讨,自己是不是太浪费了,下次回去一定要找一个假日到车站,向广大的外籍劳工朋友们请教存钱买房的诀窍!

不想外派出国的原因

不过,相较于新闻报导本身,底下还有网友血淋淋赤裸裸的留言值得一看。对于不爱外派这件事,一面倒的都是批评这是种「塑造世代对立」的新闻;或是嘲讽雇主小气,只想省钱找奴才,其他骂点的总结就是去东京钱少事多+高昂消费的烂地方,所以才难找人。至于柏林倒是没什么人讨论,只约略有人谈到工资少很难在欧洲生活。对于外劳攒钱返乡买房子,底下的留言不多,也许是这种偏向励志与反省的报导,早已让人不感兴趣了吧。

可惜,这两则报导都没写出让人感兴趣的 $_$,也就是钱的问题,外派的培训人员的薪资津贴到底「多少」,让人难以判定「钱少」是否真的是找不到人的主因;至于印尼的房价,也是让人很感兴趣的问题。

不过就我看来,这些好像都不是重点,毕竟「听妈妈的话」理由很难让人信服(其他的事情怎么不听?),离家太远也很牵强(纽澳比北京更远吧?),或者上脸书以及 youtube 真的那么必须?当然,我也不想站在「与世代对立」的一方,因为不论是「姐追求的就是小确幸」,或者「老子就是只想待在国内」,每个人绝对有选择的自由,没什么是非对错,更不该存有在工作地点的高下之别。

只是就以大家骂声一片的东京来说吧,即使真的与世隔绝),妹也没上海正(网友留言),好像也该眼见为凭?如果有机会藉由工作之便,到世界的其他地方去看看,期间包吃包住有钱赚(即使钱少了一点),又何乐而不为?

如果到北京或是柏林吸引不了年轻人,那么,到海参崴的 Casino 工作呢?以我自己的经验为例吧!我就在这里工作。

外派……下好离手!

Casino——赌场,来自义大利文 Casa,原本只是单纯的乡间别墅或是让人放松的休闲消遣场所,不过在载歌载舞的欢庆场合,难免出现跟赌博相关的游戏助兴,后来就渐渐跟博弈有了关连,演变成赌场。早期的赌注多采多姿,反正是种娱乐,只要庄闲双方愿意,押房子赌田产,拿什么来下注都可以。

现代的赌场,则需要将各种各样的货币换成筹码。从开幕的那一刻起,就是名符其实的不夜城,无穷尽的声光,不停歇的轮盘、没休止的牌局,加上老虎机叮噹作响,穿着窄裙,端着托盘,脸上堆著微笑的女服务生,时不时地靠向你,在海参崴的赌场,会说俄文再好不过了,不会吗?带著俄文口音的"coffee?"以及"No More Bet!"一样软语呢喃。醇酒美人这裡多的是,佳肴富翁此地少不了,电影里面看到的情节,都在我眼前每天上演如走马灯,真的是戏如人生。

至于其他在这里工作的人呢?荷官是赌场中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工作者,因为他们与闲家面对面对赌,不过实际上荷官不是庄家,赌的更不是自己的钱,「真正的」庄家是赌场,每日耳闻派彩的赌客鼓掌喝彩,目睹输钱的玩家搥胸顿足,不过这些都只是别人的人生,包括我在内,所有的赌场工作人员都只是旁观者。

幸运的赢家赢了再多的钱,钱也不是我的,我微笑以对;手气差的输家,就算输到脱了裤子,我冷眼旁观,迅速解决各种疑难杂症,是我的工作。其他人负责发牌、打扫、保安、驾驶、烹饪……这才是我们自己的人生。

赌客在赌场的输赢与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员工都无关,但是我们都尽力让这家赌场变得更好,我们不赌钱,我们赌的是青春。来客愈多,赌场的盈利就会增加,当盈利增加,未来的待遇或是分红就会跟着提高,当然还有金钱无法衡量的成就感,只要评估过,就不必计较太多,把青春赌下去,我认为很值得。

记得赌场刚开幕时,有个重要的客人要赶飞机前才发现忘了东西在房间,于是赌场变成运动场,我西服革履的奔波在大厅与客房之间;有的时候也得去厨房,支援不谙俄语的中餐师傅,替他们把蒜香脆皮鸡翻译成"Хрустящая курица с чесноком"。当外劳一定要多才多艺的不是吗?在国内,我们不也常看到很多外劳,原本找工作的是年长者的长期照护,后来做的工作却是接送小孩上学;起先招聘的是工厂的作业员,最后每天面对的只有洗不尽的碗盘。

有一个晚上,匆忙之间看到窗外有一道闪光,当时还以为累得眼花,等到又一道闪光出现,这才发现原来外面的世界雷电交加,但是都将被赌场内的各种声光效果所淹没与掩盖,是一种山中无甲子的概念。

但是,这份外派的工作不是只有离乡背井与辛苦劳累,它还让我学习到如何与「战斗民族」沟通、共事,也因为出差,让我见识到历史课本裡「苏武牧羊北海边,雪地又冰天」的贝加尔湖是怎么一回事,甚至还有机会亲身体验坊间旅行社动辄要价二、三十万的西伯利亚铁路的卧铺之旅,搭上了直升机鸟瞰堪察加半岛(Kamchatka)的火山,如果裹足不前不愿外派,或者即使外派也足不出户,抱怨连天,就这么错过了大千世界,不是很可惜吗?

每次在从国内飞回海参崴的转机途中,都有一段时间在机场沉淀自己。有时候会问自己到国外工作为的是什么,要的又是什么,不管答案为何,但绝对不会让自己带着问号往北飞。

 

分享到: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微信公众号
手机浏览

Copyright C 2018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找人才 皖ICP备17020030号-2

地址:合肥市瑶海区胜利路66号 EMAIL:HR@cnzrc.com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