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17505515111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焦点访谈

花十八万打发无聊 美国人惊呼:这很有意义!

来源:找人才 时间:2019-04-23 作者:找人才 浏览量:

一个东西有越多功能越好,还是功能越少越专精越好?在美国看似没什么大用途的东西可多了,但也是从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才能看到美国最精彩的创意。

20160628121655_00141.jpg

科技圈很流行的科技博客IT公论的主持人李如一,有次在节目里提到,他在美国旧金山一家餐厅里,看到工作人员清洁桌子使用的一个L型小工具,只能拿来做一件事,就是把桌上的食物碎削刮掉。他觉得很新奇,这么简单的事也要发明一个特定的工具来做。例如一讨论的重点,是一个东西有越多功能越好,还是功能越少越专精越好?我的重点是,这是个文化差异的观察,大部分老美大概不会有这个疑问,在美国这种看似没什么大用途也就是useless 的东西可多了,而且我认为,就是从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里,你可以看到美国最精彩的创意。

美国新媒体Buzzfeed,现在已俨然成为美国第一大媒体,最擅长做「无用」的新闻,而且还以此自豪。他们的新闻不是以政治、经济、消费这些传统的新闻类别来区分,而是以LOL(笑死我)、OMG(我的天啊)、WTF(他妈的)、cute(卡哇伊)来区分,常见的新闻是跟读者推荐像「可以浪费时间的有趣网站」。

第一名就是一条黑虫会随着你的游标抖来抖去,然后呢?没了,就这样。第二名是看一只巴哥犬在舔电脑萤幕。那只黑虫我真的津津有味地玩了两三分钟,巴哥犬我也看牠舔了一整个屏幕才舍得走,你觉得我很无聊,我将网页附在这里你去试试看,再回来说我很无聊。

嫌Buzzfeed 太八卦,但严肃的美国媒体也常在做这种看似无用的事。比如美国国家广播电台(NPR)很红的一个节目:这个美国生活(This American Life),有一次就把一个作家无意之间把自己锁在旅馆衣橱里二十二分钟的经历做成一个特辑,找来简约主义风格的音乐大师菲利普.格拉斯(Pillip Glass)做曲,写成一部歌剧,还在纽约的布鲁克林音乐学院(BAM)隆重上演,开幕曲便是女主角喊救命唱了七分半。为了帮助朋友了解本剧的重要性,就想像是我被关在衣橱里,然后找来大导演蔡明亮把它拍成电影,然后我们还在小巨蛋做首映,看杨贵媚演我在电影的开头喊救命喊个七分钟,咦,怎么好像觉得杨贵媚已做过类似的事。总而言之,我听广播时听到救命这一段时,我也想喊救命,但这是因为我本来就不喜欢歌剧,可是我的歌剧迷朋友们,尤其是喜欢当代歌剧的,都对NPR这个特辑惊为天人。

但我觉得在美国将这种「无用」精神,发挥到最极致的就是燃烧人(Burning Man)活动。

这个活动的起头,是有一群住在旧金山湾区的艺术家聚在一起閒嗑牙,一群人对艺术是不是一定要有用争论起来。主张无用说的一群人,为了证明艺术作品是可以完全无用的,就用木头夹板做了个二百七十公分高的假人,在八月最后一个週末,把木头人带到海边烧了。当时吸引了几百人到海滩观赏,这是在一九八六年。因为很受欢迎,他们决定每年都烧一个。这个活动越办越大,假人也越来越高大,在2014年时,参加的人多达六万多人,木头人高达三十二公尺,约十层楼高。2013年我去参加时,整个假人建筑大得像小巨蛋。设计时间不算,光盖起来就要几百人日夜赶工两星期,展出一个星期之后,就放一把火烧了。

2013年Roberto吵着要去的时候, 我觉得他真是没事找事, 这不是到垦丁参加春天呐喊,穿上游泳衣就可以去了。这个活动全程在高达摄氏三十五度的沙漠里举行,没水没电,参加的人要全部自给自足,帐篷、饮水、食物全都要自己带去,而且因为要环保,所有垃圾也要带出来,连洗碗水都要搜集起来带走,我想到要去沙漠里脏兮兮过一个星期就头皮发麻。

而且你不要以为这个活动不怎么花钱,光门票一人就要三百八十美金, 也就是一万多台币。我跟Roberto 总结下来, 连飞机票、买补给物资等等花了六千美金,也就是十八万台币。等烧完了假人,两人在附近的城市Tahoe的旅馆里,又足足躺了两天,才有力气回家。

但你知道吗?这是我参加过或报导过最好玩的活动,好玩到隔年我们又去了一次。

为什么烧一个假人会好玩?因为烧假人之前,要做假人,做假人之前,要设计假人,设计假人之前要募款,募款之前,要下一个很大的决心:「我要做假人。」假人越大,这个决心就要越坚定,坚定到可以去问你的好朋友阿明要不要跟你一样去做一件「无用」的事,阿明也要有同样的决心愿意花很多时间精力去做一件「无用」的事,决心强到阿明去找小美一起来做假人。当一群人决心一起去做一件事,不管有用无用,这件事就不再无聊了。

因为无聊的人实在太多,光做一个假人无法消化,所以在假人旁边就生出各式各样工程,有的盖庙,有的盖绿建筑,有的做奇形怪状的公车,也有人盖风格特异的酒吧,在2013年有一个团队就盖了一个看似佛像的假人,还有义工在佛像脚奉茶,最后当然也是一把火烧掉。在一个燃烧人活动里,会有几千个这样洐生出来的小活动,全都是参加的这些无聊民众,自动自发自已组织出来的。因为不需要「有用」,所以常出现不可思议的创意。比如就有团队盖了一个电话亭,让你跟「神」通电话,我也去试了一下:

我: Hello...

神: Hi, I am god. What's up? (我是神,怎样啊?)(这个神听起来好像很年轻,可能只有二十多岁。)

我: 我可以知道你是那个神吗?

神: Dud,你要我是那个,我就可以是那个。

我: 那我可以知道你擅长什么吗?

神: 我什么都擅长。(神此时有点不耐烦)你好像没有什么跟神讲话的经验,这样好了,你有什么疑难需要解答吗?

我的确没有跟神讲话的经验,但问问题我很会,我于是问神不当神的时候在做什么?神告诉我他在奥瑞冈州的运动用品店工作,这次跟一票朋友参加燃烧人,朋友要他来帮忙当神他就来了,每天要来当班四小时,有点像生命线的义工,反正就是跟人聊天,他说大部分人都是在跟他分享燃烧人的经验,他很有收获,偶尔真的也有人哭哭啼啼,他就会指示他们,在五点钟方向有人在免费送酒喝。神还指示我,在当晚凌晨两点,J区八点钟方位的舞厅会有很棒的DJ。

当然美国文化里也有很多真的让我想不出有任何用处的垃圾,比如胸大无脑的Kardarshians,比如把猛男如何吊马子的过程拍成实境剧的Jersey Shore,但便是这种对「无用」之物的宽容态度,让很多无用之物有机会发展成有用之物,甚至伟大的事物。也就是因为美国人这种能力,让我对这个国家从不敢轻看。

这不是因为美国有言论自由而已,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很多,但我们的无用之物好像就永远停留在无用的阶段,更糟的是,连有用的都朝无用的方向发展。

我有次一个人在洛杉矶旅行的时候,想给Roberto 买个礼物,但不知要买什么,经过一家日商的百元商店,突然有个主意,我要买一个完全「无用」的东西给他。在店里,仔仔细细地找了一个多小时。发现「无用」的东西真的很难找,多少总有点小用处,只好把目标由「完全无用」,修正成「没什么鸟用」,这才终于找到一只假鸟,可能是插在盆栽里当装饰用的吧,很难判断。

我回家之后,拿出礼物前,我担心Roberto 会觉得我在敷衍他,就跟他解释了前因后果,没想到Roberto 一看之后就欢天喜地,说是我送给他最好的礼物,隔天就看到假鸟被做成一个装饰品,挂在厨房牆上。

美国人,真奇怪。


分享到:
微信公众号
手机浏览

Copyright C 2018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找人才 皖ICP备17020030号-2

地址:合肥市瑶海区胜利路66号 EMAIL:1187047@qq.com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