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业指导

给更高的薪资、福利,要我去种田开垦荒地也可以

来源:找人才 时间:2019-02-01 作者:找人才 浏览量:

在瑞典一般少有加班压力,不用看老板颜色,但是似乎亚洲同胞们对于上下班时间的界定还是和瑞典、欧洲同事有根本上的不同。

20160823170828_03973.jpg

记得有次我在星期六晚上接到华人同事的电话,讨论了一会公事。我先生在一旁显得十分吃惊,问我到底是有什么急事需要在周末讨论。而我觉得,也不过是几分钟,没那么严重吧?

有一次我从瑞典中部坐长程巴士回瑞典南部。在离目的地只剩半小时路程的时候,司机突然停下车来,宣布休息二十分钟。原来为了乘客的安全,巴士公司规定司机在行驶一定时间以后,必须要停车休息。

休息是需求,也应该被视作一种义务,在精神稳健的状态下工作往往能达到最佳的成效,这是所有职业都共通的。其实不光是职场劳动,肩负家庭内家务、育儿、长照等等无偿劳动的人们(通常是女性),面对长时间持续的压力,也经常造成情绪低落或崩溃,让家庭笼罩在焦虑中,甚至酿成悲剧。

对劳资关系的观念大不同

有次我和我先生在他老家阁楼里发现了他国中时的社会科考卷。其中有一个题目说,你如果是苏俄的执政者,会用什么方式鼓励民众前往开垦西伯利亚?在答案栏里我先生写下了两行大字:「更高的薪资、更好的福利。」

这个答案,老师给了他满分。他那时还只是十四五岁的孩子,这个答案当然不是他自己凭空想出来的,而是瑞典的教育、社会带给他的思维。

现在有越来越多个人和组织在推动劳工权益,同时也有很多人持反对意见,认为劳资协商会造成产业出走、失业率提升,导致最后大家都没饭吃。抱持这种思维的人,有很多和你我同属受薪阶层,但这些人似乎觉得没有本事创业,「沦为」受薪阶层是一种原罪,出来吃头路,自然要看人脸色。我相信这样的想法也不是他们自己凭空构思出来的,而是教育和社会灌输给我们的思想在开花结果。

每一个社会都在无形中灌输民众各种思维,我不认为瑞典的思想就一定是正确的,一定比国内好。然而针对劳资关系,我只想提出一个事实,从工业革命以来,资方的立论在本质上从来没有改变,但是如果分析真正提高失业率的因素,绝大多数都和产业结构以及社会制度面相关,跟有没有工会、劳工权益的高低关联性非常低。

前阵子我的学校的工会帮老师们争取到更高的加班费,请我们把过去几年来的加班时数总计交给学校,好申请薪资的补偿。我不擅长庞杂的计算,拖到学期末还没弄好,就顺口问问同事们他们做好了没。结果几个华人同事表示,他们要先等其他人申请了以后,「看看上面的人脸色怎么样」,再决定要不要申请。

「我们先看看上面的脸色」。

在瑞典生活了近十年以后,这句话听起来有点陌生、又多么熟悉。我从小就了解到做好察言观色的功夫,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从此「上面的脸色」,也成为了我们从家庭、学校一直到职场都摆脱不了的紧箍咒。

这样的顺从和勤勉曾被视为稳定社会的一大支柱,但是过度强调,却也造成了权力不断地倾斜,直至失衡。

长久以来都是从经济成长表现和成本/盈利的角度去思考「劳动」这件事。但是光用同一种视角,一定会形成许多盲点。从资方的角度来看,任何有损利润的做法都是赔钱生意,这是很自然的思维,然而持续这种思维导致的后果,现在大家都有目共睹。试想,如果提供更优渥的薪资,可以替国内保住多少正在流失的人才,创造多少竞争力?确保民众的工作保障和休闲时间,可以刺激多少消费,活络多少市场;可以赋予父母们多少实践家庭功能的宝贵机会?

现今社会看似充满焦虑和对立,但我相信这种氛围也正是让人们换个方式思考的契机。但愿在一片剑拔弩张的挞伐声背后,追求长远大众福祉的考量可以被听见被接纳,并且渐渐扎根茁壮。


分享到:
官方微信

Copyright C 2018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找人才 皖ICP备17020030号-2

地址:合肥市瑶海区胜利路66号 电话(Tel):17505515111 EMAIL:1187047@qq.com

Powered by 中国找人才-腾讯云支持

用微信扫一扫